您好,歡迎訪問水文化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文藝 > 散文閱讀 >

二龍戲水 今古奇觀

    萬里長江,浩浩蕩蕩,蘊藏著豐富的水資源,向人們展示出美好的開發前景。

    江蘇地處長江下游,濱江臨海,多河流,多湖泊,多洼地,80%左右的國土面積處于最高洪水的威脅之下。這種特定的地理環境和水系條件,決定了江蘇水治好了,是魚米之鄉,水治不好,就是災難之邦。

    歷史上,這里自然災害頻繁發生。洪、澇、旱、漬、風(臺風)、潮、鹵、淤等八害俱全。舊社會留下了一個“大雨大災,小雨小災,無雨旱災”的爛攤子。整治山河的重任,歷史地落在了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下的江蘇人民的肩上。

    建國后,毛主席、周總理等老一輩革命家十分重視水利事業,把它作為治國興邦的一件大事來抓。1951年10月14日,周總理親自主持政務院會議,作出了《關于治理淮河的決定》。1951年5月,毛主席發出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偉大號召,開辟了淮河歷史的新紀元。

    那一年,我18歲,報考蘇北干部學校錄取后,響應毛主席的偉大號召,投身治淮,從此與水結下不解之緣,走上了情深深、路漫漫的治水征程。

    我從1951年冬參加開挖蘇北灌溉總渠起,幾十年來,所見所聞,歷歷可數,成了江蘇水利建設滄桑巨變的親歷者和見證人。親眼目睹江蘇各級黨和政府領導廣大人民群眾,以氣壯山河的英雄氣概,搬山嶺,筑堤防,修水庫,造涵閘,整土地,織河網,構建了較為完整的防洪、擋潮、除澇、灌溉、調水的工程體系,我受到了終身難忘的深刻教育。

    最令我感動的是:在長江北岸修建了兩條巨龍般的翻水工程。龍頭工程,是江都水利樞紐江都抽水站和泰州引江河高港樞紐抽水站,一西一東,各占半壁江山。龍身工程,西線是京杭運河蘇北段一線各梯級翻水站,東線是泰州引江河、新通揚運河、通榆河一線各級翻水站。龍尾工程,西線通到蘇魯邊境的微山湖,東線通到連云港。二龍戲水,江水源源不斷地北調東引,浪花跳躍,流水飄香,多么威武雄壯。這是江蘇治水征途上的偉大壯舉,是江蘇歷史上從未見過的今古奇觀,也是我國治水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時代創新。

西龍,困難時期揚帆起航

    面對二龍戲水,江水北調東引的偉大壯舉,我們不由得不想起被人們譽為“水龍王”、“當代大禹”的陳克天老前輩。他德高望重,勤政廉政,為江蘇水利大業建立了不朽的功勛。

    1994年秋天,他醞釀撰寫《江蘇治水回憶錄》一書,要我參與搜集核查史料,幫助綜合整理,直至2000年該書出版。這幾年,他對我接觸最多,幫助最大,教育最深,讓我知道了江蘇治水是沿著一條什么樣的路子走過來的,宏觀決策和戰略布局是怎樣形成和發展的。

    他說:“治水要識水性,這是搞好治水工作的前提”。他經過1954年大水和1959年大旱,深刻認識到水的利害兩重性非常明顯,既可載舟,也可覆舟,既可為民造福,也可為民造災。

    1959年大旱,淮河來水斷流,洪澤湖底、高郵湖底曬太陽,使他認識到:“淮水可用不可靠,江水有水用不到”,只有面向長江,才是解決蘇北水源有效供給的必由之路。他把自己的想法向省領導作了匯報,得到了認同和贊許。

    1960年1月,適逢中共中央召開上海會議。他根據省委書記劉順元授意,帶領三位水利專家陳志定、許蔭桐,沈日邁先期趕到上海,趕編出《蘇北引江灌溉工程電力抽水站設計任務書》,面陳周總理。會議期間,周總理在百忙之中抽空聽取了陳克天的匯報,省委書記劉順元作了補充。周總理聽后很高興,肯定蘇北引江灌溉規劃是個劃時代的創舉,當即在《設計任務書》上作了批示。

    1961年12月,江水北調的龍頭工程江都水利樞紐動工興建。由4座大型電力抽水站、12座節制閘、5座船閘、2條輸水干河、變電所、高壓輸電線路等組成。在國家三年困難時期上這樣大的工程,既體現了江蘇省委和陳克天等一批水利專家的智慧和膽略,也體現了周總理的親切關懷和英明果斷。

    工程建設時期,又遇上了“文革”十年動亂,困難重重。四個站的站身,一般要平地挖深15-20米以上,爬坡很陡,全靠肩挑人抬,手工操作,糧食又不能敞開供應。泰縣(現姜堰市)民工團5000民工咬緊牙關,勒緊褲帶,吃不飽,便從家里帶來一些胡蘿卜、菜干子充饑。每個工日補助只有0.45-1元。工地管理干部、技術工人和科技人員,也與民工同甘共苦,節衣縮食。前后經過17年艱苦奮斗,到1977年,這個堪稱我國第一個江水北調的宏偉規劃,終于在江蘇實現,在國內外行家里手中產生了空前巨大的影響,好似江蘇的天空放出了一顆耀眼的水利“衛星”。

    1982年,國家質量鑒定委員會鑒于江都水利樞紐規模大、范圍廣、功能全、效益好、布局合理,評為全國第一個大型水利優質工程,給設計、施工、管理三家單位江蘇省水利勘測設計院、省水利建筑工程公司、省江都水利工程管理處,頒發了三枚金光閃閃的金質獎,表達了黨和政府對水利創業者的崇高敬意和感謝!

    原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老水利專家林一山考察時,對陪同的省水利廳長陳克天說:“蘇北是個大平原。在這個大平原上,你們搞江水北調工程,規模宏大無比,效益高達數千萬畝,又能相互調度。像這樣的大型水利工程,在國外也實屬少有,在國內可以說是個楷模,讓人看了心情舒暢,希望這顆‘明珠’永放光芒”。

    繼江都第三站興建后,江水北調第二梯級淮安抽水站于1974-1979年建成一、二兩站。隨后逐步向北延伸,相繼建成了淮陰、泗陽、劉老澗、皂河、劉山、解臺、沿湖等8個梯級、16座大中型抽水站,逐級翻水北送,把江水從零米送到30多米的高度,送到徐州最遠處豐沛各地,送到最北端微山湖。至此,“四湖串連,八級提水”的宏偉規劃勝利實現。(注:四湖,指高郵湖、洪澤湖、駱馬湖、微山湖)

    如今,江水北調一線各抽水站都走向了現代化,建成了令人贊美的花園式單位。如第二梯級淮安抽水站已建成4座。在這不到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已建有水閘、船閘、抽水站、水電站、涵洞等各種水工建筑物20多痤。這樣的工程密度,在世界水利史上也是罕見的。在這里,古代文化(京杭大運河)與現代文明(淮安抽水站)交相輝映,四大水系(江、淮、運、沭)互相擁抱,不同水位的水,聽從人意,任意調遣,可東去下海,可西去入湖,可南下入江,可北上補運。坐在辦公樓內,輕點鼠標,就可以上觀洪澤湖水位,下看黃海潮起落。整個管理區建設得像一座美麗的大公園,郁郁蔥蔥,繁花似錦,標志著人與自然的和諧之美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

東龍,鍥而不舍 功德圓滿

    如果說,西龍的誕生,是我國“江水北調,引江濟淮”前無古人的壯舉,那么,東龍泰州引江河、新通揚運河、泰東河、通榆河一線的形成,則是“江水北調東引”時代的創新發展。
   
    早在五十年代,陳老對泰州引江河就作出規劃,并且乘大躍進的東風動了土,因受條件制約又下了馬。
   
    后來,人們在泰州、揚州、南京、北京多次調查、議論、分析、論證泰州引江河,終因挖廢土地、移民安置及經費安排等諸多因素,被擱置起來。
   
    1990年春夏,陳老受省政府委托,在水利廳廳長孫龍同志的陪同下,查看了規劃中的泰州引江河。我隨陳老和孫廳長同行。在泰州喬園招待所,泰州市委書記顧洪林、市長朱愛群等看望了陳老及孫龍同志,反映泰州人民渴望引江河工程早日上馬,地方干群腳尖掂起來已經望了多年。
   
    1995年6月,我在揚州、省水利勘測設計研究院,與水利廳副廳長沈之毅、計劃財務處處長徐俊仁(后任副廳長)同席吃飯,談到泰州引江河。他們從北京帶回了好消息!5月中旬,國家水利部與有關部委已通過了泰州引江河可行性研究報告,引江河工程上馬指日可待。
   
    飯后,設計院朱湘院長在一幅大型《江蘇省水利規劃圖》掛圖前,指著圖向我介紹說:泰州引江河工程,包括河道、高港樞紐、跨河橋梁、兩岸灌、排、航口門和相應建筑物。河道南起長江、北接新通揚運河,長24公里。江邊建高港樞紐,由節制閘、抽水站和船閘三項工程組成。跨河橋梁,有寧通、揚泰、揚靖三座和一些生產交通橋。這是一項以引水為主,灌溉、排澇、航運、生態、旅游綜合利用的大型水利設施。
   
    1995年11月,泰州引江河工程上馬。它以高港樞紐為口門,可抽引江水300立方米每秒,又可自流引江600立方米每秒。它與通榆河接軌聯通以后,從長江直達連云港,成為縱貫蘇北沿海的又一條大運河。經過4年施工,于1999年建成投入運行。近年來,前往考察的國家領導人,贊美風光如畫的泰州引江河是長江北岸“江水北調東引”的形象工程、標志工程、生態工程,是江蘇人民的治水杰作。
   
    在泰州引江河建成的25年前,即1984年,陳老就積極思考與引江河接通的通榆河。通榆河,南起南通,北達贛榆,是沿海南北向的一條“黃金水道”。
   
    陳老向省委匯報,全國擁有18000公里海岸線,在鄧小平理論指引下,都在大抓沿海地區的開發。而江蘇沿海長達千里,除南北兩端南通、連云港發展較快以外,中間一大片,是全國海岸經濟的一塊凹塘。干群呼聲很高,迫切懇求開發。
   
    省委同意陳老先行調研。1985年春節剛過,陳老就帶領大專院校、科研單位的專家學者,省有關部門和4個市的領導同志及代表,一共70人,開始查勘調研。2月25日從南通出發,經過鹽城、淮陰,到連云港結束,一共花了15天。在查勘調研中,大家熱情很高,邊看邊聽邊議。全國著名水利專家、兩院院士嚴愷教授,和其他許多專家、學者、領導,都暢所欲言,為江蘇沿海地區的開發獻計獻策。
   
    1985年,在繁花似錦的5月,陳老帶著一些人去了北京,爭取中央和國家有關部委對建設通榆河的支持。想不到通榆河上馬的艱難起步,牽動了中央高層,是少為人知的。那時,陳老已過古稀之年,還像中青年一樣,燃燒著一股革命熱情,東西忙碌,南北奔波。陳老深情地說:“為通榆河工程立項和審批,我專程赴北京十四五次之多。有一次,在北京生病,是坐輪椅上飛機回南京的。還有一次,為催批通榆河工程,在北京中直機關招待所住了30多天,在江蘇駐京辦事處過了76歲生日。”陳老對通榆河工程的深情關懷、艱辛努力、感人事跡和忘我的奉獻精神,是用任何美好的語言表達都不為過份。
   
    1990年春夏之間,陳老要我陪同新華日報原社長全靖中和許信昌、孫大路兩位主任記者去沿海一線采訪,為我提供了一次很好的學習機會。我們從海安出發,沿東臺、大豐、射陽、濱海、響水等縣一線沿海地區采訪。所到之處,受到各縣黨政領導的熱情接待,地方干群迫切希望早開通榆河。響水縣有的同志含著淚水說:“我們響水,世世代代就是想水,有了水,什么都會大變樣。”新華日報三位資深記者,先后在新華日報上,發表了《蘇東大地的母親河》6篇很有份量的文章,表達了沿海地區人民的呼聲,展現了通榆河工程的重大意義。
   
    1993年9月1日,通榆河工程正式動工。有:河道工程,從海安至響水入灌河,接到北六塘河,長245公里;樞紐工程,有總渠立交、響水樞紐,北六塘河樞紐;沿海配套工程,有跨河公路橋18座,渡口31座,影響建筑物241座。這又是一個規模宏大的系統工程,是江蘇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構造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大手筆,對向沿海地區提供淡水資源,改造中低產田,開發沿海灘涂,建設“海上蘇東”,促進沿海地區社會經濟的發展,意義更為重大,影響更為深遠。
   
    在省委,省政府的重視關心下,2007年通榆河北延工程步入快車道。計有河道190公里,主要建筑物22座,包括水閘12座,泵站4座,地涵2座,涵洞3座,滾水壩1座,以及影響處理、截污導流、水土保持等系列工程。現在,這條漫長而美麗的河流,正以嶄新的面貌出現在沿海大地上。
   
    至此,東龍鍥而不舍,功德圓滿。它以高港樞紐為龍頭,以泰州引江河、新通揚運河、泰東河和通榆河主干線為龍身,沿海邊遠地區為龍尾,大大提升了沿海地區水資源的保障能力。這條新誕生的“黃金水道”,像旭日初升一樣,照亮了沿海灘涂,照亮了新崛起的沿海港口群,照亮了蘇東大地美好的未來。

波瀾壯闊的畫卷 彪炳史冊的豐碑

    二龍戲水,浪花歡快地跳躍北上,人們笑在眉頭喜在心。一朝用上長江水,十處院庭十處新。說不盡滄桑巨變,唱不完引江贊歌。共產黨好,社會主義好,改革開放好,偉大祖國好,唱響天空,震撼大地。

    一天,天高氣爽,陽光明媚。我和新華社高級記者丁峻、中央新聞記錄電影制片廠主任攝影師王道文、新華日報主任記者任鎮北、江蘇電視臺主任記者王自強、省水利廳處級主任孫健等6人,登上飛機,沿江水北調東引一線轉了一圈。大家驚喜地看到蘇北大地,像鋪上彩色的織錦一樣,美麗如畫。俯瞰江都水利樞紐四座抽水站,東西一字排開,閘站相連,綠蔭覆蓋,壯麗輝煌。古老的京杭運河青春煥發,像一條彩帶,把長江、高郵湖、駱馬湖、微山湖都連結起來,成為南北輸水、航運的大動脈,河岸的林帶猶如綠色長城。條條輸水干渠聯接著密如珠網的農田溝渠,伸向遠方。一座座水閘、船閘、抽水站似粒粒珍珠寶石,鑲嵌在運河沿線。四湖(高郵湖、洪澤湖、駱馬湖、微山湖)明潔如鏡,光彩照人。江都、泰州兩個龍頭工程,與蘇北腹地和沿海的各類水利工程相結合,溝通了江淮,串聯了河湖,實現了大引大排大調度,跨流域調度,遠距離輸水,在蘇北6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構成“遇旱能灌,遇澇能排”的龐大水利網,灌溉面積達4000多萬畝,排澇范圍僅里下河地區接近2萬平方公里(不含灘涂),它比古代偉大的“都江堰”工程還要偉大,還要波瀾壯闊,還要多姿多彩,是我們黨在治水征程中樹起的一座彪炳史冊的豐碑。

    當記者們坐車行駛在蘇北平原上,放眼望去,到處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正如地方干群描述的那樣:“春到遍野菜花黃,夏來麥海翻金浪,秋臨處處稻果香,冬至豬肥雞鴨壯。”

    今日里下河水鄉,實現了“漚改旱”(一熟改兩熟),五谷豐登,百業興旺,不是江南,勝似江南。那菜花似金,棉海如銀,荷花似玉,魚跳蝦躍的豐收景觀,令人贊美不已。

    著名的“窮中之窮”江蘇淮北地區,實現了“旱改水”(旱作改水稻),水稻面積由200萬畝上升到1000多萬畝。令人向往的“傍花依柳過兩淮,千里鶯啼綠映紅”的無限風光,已經取代昔日漫天風沙的荒涼景象。

    里下河和淮北地區已建成國家兩個新型的商品糧生產基地。里下河告別了過去大旱年“身在水鄉無水喝”的歷史,淮北地區也改變了“祖輩種地缺糧吃”的命運。

    黃河古道,笑迎昆侖水。“黃龍”變成綠洲,“沙塵暴”絕跡了。數百里沙荒變果園,億萬果香飄云天外。

    昔日沿海的“荒鹽灘”變成了今日的“金銀灘”,林木蔥郁,大地如茵,幾十年不見“蝗蟲”的蹤影了。

    這一切一切的變化,是多么明顯、多么巨大呀!龍頭工程先后接待過數十個國家元首、政府首腦和政黨領袖,無不贊揚道好。尤其是1991年10月13日,同時接待兩個國家元首、政黨領袖,這在歷史上還是空前的。

    那天上午,黨的總書記、國家主席江澤民陪同朝鮮勞動黨總書記、國家主席金日成視察江都水利樞紐工程。金日成臨別時簽名題詞:“治山治水乃天下之大事,搞好治水工程,建設魚米之鄉,戰勝洪澇災害,這顯示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人民的偉大力量,是社會主義的巨大勝利。”

繼往開來 開啟南水北調新征程

    江蘇開創的江水北調東引,50年風雨歷程,不僅為“江淮結緣,引江濟淮”造就了江淮偉業,而且為新世紀國家南水北調的偉大壯舉,獻上了一份堅實的奠基禮!
 
    國家南水北調東線工程,是在江蘇江水北調的基礎上延伸和發展的。2002年12月27日,是中華歷史上不同凡響的一天。這天,舉世矚目的南水北調工程在首都北京、江蘇寶應和山東濟平同時隆重舉行,揭開了世界上最大的水利調水工程的序幕。

    南水北調,偉業輝煌,功蓋華夏,光照環宇,為民造福,萬古流長。想到這里,我深深地體會到:偉大的引江工程,鐫刻著老一輩治水人的智慧、心血和汗水,凝聚著幾代治水人的青春、拼搏和夢想,見證著水利大業的發展、巨變和輝煌。還要一代代地奮斗下去。在紀念建黨90周年之際,我作為一個普通黨員,對在革命和建設年代的先烈們表示無限的崇敬,對秉承禹風的大禹傳人和“當代大禹”陳克天等先賢表示深切的思念。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老一輩引江起步,大量引江工作還有待后人。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在新世紀來臨后,胡錦濤總書記和溫家寶總理,分別來到省屬江都水利樞紐和泰州引江河管理處視察,檢查指導兩大龍頭工程的管理工作,體現了黨中央、國務院對新時期南水北調工程高度重視,對新一代“引江人”親切關懷。兩管理處“引江人”,在書記、主任的帶領下,深知使命光榮,責任重大,正沿著總書記和總理指引的航向勝利前進。并在地方黨和政府以及上級主管部門的正確領導下,在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正確指引下,按照科學發展觀的要求,實踐“獻身、負責、求實”的水利精神,向工程管理“規范化、科學化、制度化、現代化”方向努力,自強不息,與時俱進,勇攀高峰,續寫南水北調新征程新篇章。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双色球综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