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匯編

耿鴻江:云南少數民族水文化的實踐意義
來源: 時間:2013-08-28 00:00:00

 

 耿鴻江

(云南省水利水電學校 中國昆明 650201)

【摘 要】本文簡要介紹了云南省特有的納西族、傣族、白族和哈尼族四個少數民族的水文化,天人合一,人和自然共生共存的自然觀是云南少數民族水文化的基礎,研究云南少數民族水文化對當前的水利事業可持續發展,實現人水和諧具有十分重要的實踐意義。

【關鍵詞】云南省;少數民族; 水文化; 實踐意義

位于中國的西南部的云南省有25個少數民族,少數民族人口約為 1400 萬,占全省總人口的三分之一。這些少數民族大多生活在云貴高原的高山大川之間,不同的水環境決定了他們不同的生存方式、適應方式、自然觀和價值觀,并逐漸形成各具特色的少數民族水文化。少數民族水文化有很多共同的特點,研究和分析少數民族水文化對當前的水利事業可持續發展,實現人水和諧具有十分重要的實踐意義。

一、云南四個特有少數民族水文化

(一)納西族水文化

在金沙江中游,滇川藏交匯處,世居著30多萬納西族,他們生活的小城麗江及其文化被聯合國分別收入世界文化遺產、世界自然遺產、世界記憶遺產的三項名錄中,水是麗江古城之魂,水使世界遺產一直“活”到了今天。

納西人信奉 “署”是人類祖先的同父異母的兄弟,人類和“署”要和睦相處,保持手足情誼,雙方才能共存共榮;人類如果傷害了“署”,就將受到懲罰。所以他們亙古以來,一直在約束傷害“署”的行為,不斷調整與“署”的關系。納西族先人認為水是最具代表性的“署”,與水有著千絲萬縷的情結,為了保護能直接飲用的河水,每天早上10點前不能到河里洗東西,不準傾倒污物,大年初一清晨要到河邊井口點香買水,當天用的水要在頭天即年三十挑完,否則署就會認為你索取過多而不高興。先人發明的“三眼井”在麗江古城里也一直在延用著,最上面的水井是飲用泉水,中間的水池是淘米洗菜的,最下面一個水池是洗衣物的。水憑借自然的坡度,從源頭流出來以后,流滿第一潭、然后流到第二潭、第三潭。飲用、洗菜、洗衣、刷地衛生節水系統自然生成。最令人激動莫過于納西族的洗街習俗了,傍晚,集市散去,四方街上垃圾遍地、污漬斑斑,聰明的納西族關閉西河的活動水閘,利用古城西高東低的自然落差,用西河水自動沖洗四方街,洗街后的河水流進中河,灌溉了麗江城南邊的上萬畝農田。形成了白天為市、薄暮滌場的獨特街市景觀。

納西人這種原始樸素的自然觀在古城的建設和發展中得以充分的體現出來。“先理水,再修城”,水是麗江古城的血液,沒有水就沒有今天的古城,正是這溶進了納西文化的奔騰不息的河水,古城今天仍然朝氣蓬勃,充滿靈性。皚皚的玉龍雪山上的雪水融化后匯集到了黑龍潭,經過黑龍潭的淀積蓄勢貫穿古城,進入古城之水又分為中、西、東三支溪流。中河為遠古的自然河水,這條河的存在與天地同壽,因為它是太陽出月亮落的時刻里誕生的;西河是木氏土司用人工挖成的河,以分中河之水,它是與麗江古城一同誕生的;東河則為改土歸流后開挖的河,東河再分中河水。古城的布局,實現了對水的充分利用,街道和房屋擺脫了整齊劃一,方正對稱的中原建筑模式,更多的是依山就水,不對原來的地形地勢作過多的改變,“以水為脈,順其自然”,三條河像三條小龍,自然地把河水送到了每一個街巷,有街的地方就有水,有水的地方就有橋。順著水走,就會走到南城外,逆水而行,就能回到古城的中心—四方街,只要跟著水走,就不會迷路。整個古城無不體現著一種靈活變通,自然和諧的設計理念。小橋、流水、游魚、納西人家, “高原姑蘇勝似姑蘇,東方威尼斯美過威尼斯。”

(二)傣族水文化

在滇西南邊陲瀾滄江畔的熱帶雨林中生活著一支愛水、戀水、惜水、敬仰水的民族,他們認識到水不僅有飲用、洗滌、航運、灌溉、帶動水車等功能,還具有養育世間萬物的作用,水成為他們的表達愛慕和祝福的吉祥物,他們與水有割不斷的深情。這就是有水的民族之稱的傣族。

傣族心目中的水,是孕育萬物的乳汁,是生命的血源。傣族法典中規定:“建勐要有千條河。”民諺說:“泡沫跟著波浪漂,傣家跟著流水走。”“寨前漁,寨后獵,依山傍水把寨立。”“無山不狩獵,無河不建寨。”豐富水源,是傣族選址建寨定居的重要條件之一。所以,所有傣族村寨都傍水而建。

傣歷新年在傣歷年六月十五日,公歷4月中旬左右,這個節日是西雙版納最隆重的傳統節日,也是傣族人最歡樂的年節—潑水節,潑水節期間人們相互潑水祝福,年輕人敲著象腳鼓,人人盡享美食,處處歡歌狂舞。傣家人常說:“一年一度潑水節,看得起誰就潑誰。”人們把一切煩惱、憂傷都用這吉利的圣水沖得干干凈凈。歡樂中的人們,也把節日的歡樂和圣水灑向遠方來客和過路人,把友情傳給四面八方的朋友。

傣族又是一個有著悠久稻作歷史的民族。據考證,傣族稻作起源于3700年前的商代。作為傣族先民的百越,種稻的歷史更久遠,在河姆渡古文化遺址的考古發現中就有野稻種,距今已7000多年。在西雙版納的景洪、南糯山等地也曾發現疣粒野生稻、藥用野生稻和普通野生稻三種野生稻種。有的學者認為,云南是亞洲培稻的起源地之一,傣族是我國稻谷的最早栽培者。

為了強化對水的管理,召片領(西雙版納傣族最高統治者)議事庭將水利法規寫進《西雙版納傣族法規》之中,對破壞水壩水渠,破壞水規,偷放水及其他妨礙水利灌溉的行為,具體規定了處罰措施,將水利灌溉與管理納入“法制”軌道,實現了傣族的依法治水。

(三)白族水文化

中國歷史文化名城大理的蒼山腳下有一形狀似人耳的大湖,人稱洱海。洱海湖泊面積250平方公里,平均水深20.5米,蓄水量28.8億立方米,是滇池蓄水量的二倍。洱海水清如鏡,當風和日麗時,蒼山18峰有如倒插海底一般,與玉洱相映成趣,被譽為“銀蒼玉洱”。洱海的小普陀島上尚能見到南詔大理王行宮的殘磚斷瓦。月夜,朦朧的月色投下神秘的影子,風來波動,猶如萬點星光,魚兒悄悄來到船邊,不時躍出水面,好像要窺探人間的奧秘,岸邊歌聲人語,燈火闌珊,使洱海月色顯得夢幻般的美,與下關的風,上關的花,蒼山的雪,構成大理四大奇景,著名作家曹靖華把這四大奇景組合成一幅迷人的山水畫:“下關風,上關花,下關風吹上關花;蒼山雪,洱海月,洱海月照蒼山雪”。

龍是炎黃子孫的象征,龍文化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生息在西南邊陲的古南詔和大理國的白族先民對龍的崇拜甚至超過內地。“白族尚白”,白族是特別愛清潔衛生的民族,是“家家流水,戶戶養花”的民族,同時也是具有悠久稻作歷史的民族。水是白族心中圣潔之物,龍是水的化身,白族先人對水的依賴寄托于龍的庇護。白族人將村莊附近的山泉稱為龍泉、龍井、龍泉,并在出水口處建龍王廟,久旱無雨時,村民“耍水龍”、“擺龍牌”,祭龍祈雨。當風調雨順之年,栽秧之后,便殺牲獻龍王,俗稱“謝水”。龍泉是水源之地,被白族人看成是龍的居所,神圣不可侵犯。因此他們世代呵護著龍潭及周邊的環境,形成諸多約定成俗的禁忌。嚴禁在龍潭中扔拉圾、洗澡和洗滌衣物;嚴禁牲畜到龍潭飲水,嚴禁挖掘龍潭和洱海水邊的泥土和砍伐樹木等。白族的龍崇拜就是對水的崇拜,龍文化是白族水文化的另一種展現。

(四)哈尼族水文化

在滇南紅河兩岸起伏連亙的哀牢群山中,一座座幾十級、上百級的梯田,從山腳順著坡勢蜿蜒向上伸展,層層疊疊,直通茫茫云海,蔚為壯觀。在這層層梯田中,聚居著140多萬中國古代西北氏羌族群的后裔–—哈尼族。哈尼族是一個富有創造力的民族,他們依靠自己的勤勞和智慧,依山就勢,雕刻出令人嘆為觀止的大地藝術品,同時也創造了令世界稱奇的梯田水文化。

山是梯田的脊梁,水是梯田的動脈。山有多高,水有多高。哈尼梯田山和水巧奪天工的組合,與內陸局地水循環有著十分密切的聯系。高山森林涵養的溪流水被哈尼人引入盤山而下的水溝,流入梯田,田田相連,水溝縱橫,泉水順著塊塊梯田,由上而下,長流不息,最后匯入谷底的江河湖泊,而后又蒸發升空,化為彩云霧雨,補給高山森林。哈尼人家家戶戶還習慣在梯田里養魚。陽春三月栽過稻秧后,人們投入魚苗,任其自然生長。深秋時節,在收割稻谷的同時,一籮籮鮮魚便成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水以這種奇特的方式流動于哈尼梯田人水和諧,魚米共生的生態系統中。

梯田是哈尼族重要的衣食之源,因此,他們對水特別珍惜。為了不誤農時,自古以來就有“刻木定水”的民約:根據一股山泉所能灌溉的面積,人們友好協商,擬定每塊田應得的水量,按水流流經田地的先后順序,在水溝與田塊的入水口處設一橫木,并在橫木上將那塊田應得的水量刻定位置,讓水順暢地流進田里。天梯般的哈尼梯田是一個幾乎與長城同歲的偉大工程,其原始自然的水權配置千年來從沒有引起糾紛和受到破壞,森林、村寨、梯田、水系構成哈尼人良性循環生態系統,成為人與自然高度和諧的典范。水資源可持續利用延續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6月22日第37屆世界遺產大會在柬埔寨金邊宣布紅河哈尼梯田正式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二、云南少數民族水文化的哲學思考

牛頓的天體力學、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達爾文的進化論、張衡的地動儀等,與其說是自然科學的重大發現或發明,不如說是人類時空觀和世界觀認識上的重大飛躍。都江堰、京杭大運河、坎兒井等我國古代的水利工程的背后,無不折射擊出文化的火花和哲學的光芒。逐水而遷,傍河而居,誕生了人類文明;人水和諧、天人合一創造了深邃的水哲學。故事傳說、文學作品、行業文化、治水精神、親水景觀以及涉水的文化娛樂設施與活動很難算得上真正的水文化,大禹三過家門而不入的治水精神只能是大禹水文化的外延,而“疏”、“導”和“天人合一”的哲學思想才是大禹水文化的真正內涵。云南少數民族的文化是以水哲學為基質的文化,特殊的地理環境和生存方式使他們對水的依賴更加強烈,在適應水到利用水的過程中,親水、愛水、敬水、祭水,逐漸形成和豐富了他們的水文化,盡管這種原始的水文化現今看來好像顯得有些粗俗和消極,但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在原始信仰基礎上的天人合一,人和自然唇齒相依,共生共存,以宗教、習俗、禁忌和鄉規民約的力量惜水和護水,并世世代代地自覺遵守。這其中還有一個值得我們深思現象,就是愈是沒有被其他民族侵擾同化的偏遠區域,本民族水文化保留的就更為持續和完整。云南少數民族地區的發展史沒有停留在水草魚蟲都是神靈的崇拜和敬畏上,而是一部適應自然,人水和一的可歌可泣發展史。他們的發展觀算得上是最原始、最樸素的發展觀。云南少數民族水文化是水文化概念的最好詮釋。

近幾年我們國家提出一系列治水新思路,如堅持按自然規律辦事,在防止水對人的侵害的同時,特別注意防止人對水的污染和侵害;給洪水讓出路,退田還湖,維持河流的健康生命,為大自然的自我修復創造條件等。這些關于水的新理念的核心和本質就是尊重自然規律,堅持人與自然和諧相處。說到底還是一個自然觀和哲學問題。人的頂層設計是社會和自然,社會和自然的頂層設計是制度,制度的頂層設計是文化,文化的頂層設計是哲學,哲學的頂層設計是信仰。數千年來,人類與水的關系從“天水合一”到“人定勝天”,再到現在的“人水和諧”,人類認識的歷史車輪輾了一個大圓,但并沒有回到認識的起點,而是呈現否定之否定的螺旋式上升,逐漸接近自然規律這個“天”。

三、云南少數民族水文化的實踐意義

(一)水利工程設計面臨的新形勢

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黨和政府為了協調人水關系,應對水資源時空分布不均,滿足人民生存、生活和生產的需要,建成了8.63萬座水庫、28.7萬公里堤防和眾多的灌溉工程,為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的安居樂業作出了巨大貢獻。但也應看到,這些水利工程往往局限于工程的結構設計和治水功能的技術層面上,忽略了水的生態環境屬性、社會屬性和文化屬性,對水利工程的文化功能和美學價值考慮得很少,導致大量的水利工程的形態千篇一律,沒有標志性和象征性的藝術特色,凸突剛硬的“水泥森林”與生態環境不協調,也無法滿足人們的精神和文化方面的需求。

從某種程度上說,人類干預和調節水資源的時空分布本身就是一種文化進程。在人們對生態環境和精神生活追求不斷增強的今天,彰顯水利工程的文化屬性,使人與水、水利工程與生態環境共生共榮,相得益彰成為一種必然的要求。因此,水文化建設是水利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現代水利事業發展全局中具有重要地位,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水利工程文化設計,既是我們為水利活動給生態環境帶來負面影響所作的一種補償,也是我們堅持以人為本,不斷滿足廣大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求,實現現代水利、民生水利和可持續發展水利的重要標志。

(二)水利工程文化設計的指導思想、目標任務和基本原則

1. 指導思想

以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思想為指導,提升水利工程的生態環境功能和文化品味,最終實現人水和諧的共同理想。

2. 目標任務

在水利工程設計中,在滿足水利興利除害的首要前提和基本要求外,植入生態環境倫理、文化內涵和人文情懷,使每項水利工程成為具有民族優秀文化傳統與時代精神相結合的工藝品;每個水利工程景觀成為人們旅游觀光的好景點、休閑娛樂的好場所、陶冶情操的好去處,滿足人民群眾敬水、親水、愛水、戲水、護水的文化需求,為美化人們的生活,提高人們的生活質量,提供優美的環境。水利工程的文化設計的總體目標就是水利讓人的生活更美好。

3. 基本原則

(1)堅持水利工程與生態環境和諧的原則

河流是生態環境中能量轉換和生物活動的廊道,為生態環境的敏感區域。在河流上修建水利工程,在一定程度上破壞生態系統的平衡和原始風貌;河流的人工化,使河流失去了豐富的自然特征和多姿多變的自然景觀,因此,水利工程文化設計一定要堅持水利工程與生態環境和諧的原則,使回歸自然和修復自然成為水利工程文化設計的基礎。

(2) 堅持水利工程與城鎮規劃和諧的原則

人類逐水草而居,城郭傍河而建,因此河流及其水利工程是城鄉規劃的基本要素,城鎮規劃有其自身風格和特色,而水就是其中的主題和靈魂。一個城鎮規劃有沒有特色和活力,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河湖濕地的自然規劃及其堤岸、渡口、舟楫、橋涵、閘壩、噴泉、水車、雕塑、碑聯、銘記等景觀的文化設計。因此,城鎮規劃一定要以水及其工程為基礎,水利工程文化設計一定要反映城鎮規劃思想。

(3) 堅持水利工程與人的精神追求和諧的原則

人的生存除了物質上的需要外,還有精神上的需求,水是生命之源,人們在親水和戲水中,體會到了水的勇敢、堅定、包容、清靈、謙卑、公平、正義等品格,并以水為師,以水喻道,以水比德,在爽心悅目的水環境中感悟生命,在清新優美的水景觀中陶冶情操,從水娛樂、水習俗、水敬拜、水文學藝術逐漸升華成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因此,水利工程文化設計除了一定要在實現其水利本身的功能外,還要深入挖掘和大力弘揚其思想文化的底蘊和內涵,滿足人們的精神文化和審美的需要。

(三)水利工程文化設計的基本內容

1. 水利工程景觀規劃

水利工程是調整人與自然關系的一種措施,在興水利除水害的同時,也造成河流形態的固化、均一化和非連續化,對生態環境構成某種脅迫,因此,理應將水利工程放在自然生態環境的大背景下進行規劃和設計,以水利工程景觀規劃來彌補對自然生態環境的擾動,盡量使工程及其受到影響的河湖流域自然化。規劃是建設的藍圖,涉及天地人、上中下、左右岸、歷史、現實和未來等錯綜復雜的關系和相互影響。水利工程景觀規劃主要考慮水域景觀、陸域景觀和過渡景觀等。

2.水利工程建筑美學設計

水利工程是依托于水的建筑,是廣義建筑的一個門類,應遵循建筑美學的一般規律,在充分利用形、光、聲、色美學基本要素和詩心、書骨、畫眼、園趣、樂感、文蘊、哲思等文化要素的基礎上,達到協調與統一、主從與重點、均衡與穩定、對比與微差、韻律與節奏、比例與尺度、色彩與質感、綠化與照明、個體與群體、建筑與環境的完美境界。

3.水利工程環境設計

傳統的總體設計中,往往只做水工工程平面位置圖,而不做配套建筑和環境總體規劃設計,缺少對建筑的合理布局和對環境的規劃,總圖往往有大片位置無設計內容,建設單位對這一大片空白區域的使用和建設存在普遍的盲目性和無序性。因此要調整傳統的設計模式,科學規劃和突出建筑環境設計環節。水利建筑一般坐落在城市邊緣或離城市較遠,常與風景區結合,水利建筑的總平面設計不僅要滿足水利基本的功能要求,分區布局合理,內部交通流線簡潔、順暢、有序,建筑物之間聯系方便,減少不同使用功能之間的交叉干擾,而且應注重景觀設計,考慮綠化、休息空間和職工文體活動場地等,豐富水利工程整體空間。

(四)實例

1.牛欄江—滇池補水工程出水口景觀設計(略)

2.云南水利水電職業學院水文化景觀規劃(略)

(五) 水利工程文化設計的保障措施

1.領導重視

當前我國的水利工作中仍然存在重建設輕管理,重工程技術輕人文和文化的傾向,水文化建設無法滿足生態環境和廣大人民群眾的精神需要,其根本原因在于我們對水文化的功能和作用認識不足,沒有把水文化建設放在應有的位置上。因此,要充分發揮水行政主管部門在水文化建設中的主導作用,水利行業各部門、各單位要圍繞中心,服務大局,調整思路,統籌安排,把水文化建設納入到水利事業科學發展和干部績效的評價考核體系中,在方向上牢牢把握,工作上及時指導,政策上大力支持,投入上切實保證,切實激勵廣大職工參與水文化建設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形成有利于出人才、出精品、出形象、出生產力的充滿生機與活力的局面。

2.制度保障

很多設計部門和設計人員已經意識到水文化的重要性,也想對水利工程進行文化設計,宥于國家規范里沒有相關條款,誰也不敢將大壩設計成貝殼形狀。當前,我們國家的水利基本建設前期工作審批程序分規劃報告、項目建議書、可行性研究報告和初步設計報告四個階段,每個階段都是在解決當地水資源供需矛盾的基礎上,依據水文、地質、施工和經濟條件從不同深度上進行工程總體規劃和技術設計,這些工作的內容基本上是圍繞著確定工程規模和具體實施而展開的,有經濟評價、環境影響評價和編制水土保持方案,但沒有涉及工程的文化邊際效益,至于環境影響評價和水土保持方案編制等專項報告中也沒有文化設計的內容,因此,要將工程的文化設計提到可操作層面上,必須將相關內容進入到國家規范的強制性條文之中,或者像對建設項目做環境影響評價報告書和水土保持方案報告書那樣,列為可研審批的必要條件,并有文化方面的專家參與項目審查或評估,只有這樣,文化才能真正進入到各級領導和設計師的視野,成為大家共同遵守的圭臬。

3.經費保障

如果文化設計僅停留在領導重視和進入規范中還不夠,還必須要有經費支撐和保障,否則,就只能是紙上談兵。因此,在進入相關設計規范的同時,還要將文化設計內容進入到水利建筑工程概預算定額之中,使文化設計的收費有依據,文化景觀的實施有單獨列項,即使水利工程文化設計和實施的費用占主體工程投資的百分之一,也將會收到四兩拔千斤的效應。到那時,中華大地上的水利工程就會成為一件件匠心獨運的工藝品,一處處爽心悅目的水景觀,一個個留給未來的文化遺產。

4.人才保障

推進水文化建設對人才培養提出了新的要求,傳統的水利教育重工程輕人文,而社科教育又缺少工程背景和知識,學水利的不研究人文和建筑美學,學人文的不研究自然科學和工程技術。愛因斯坦說過:“理智對于方法和工具有敏銳的眼光,但對于人的目的和價值卻是盲目的。”只有將科學精神和人文精神有機地結合起來,融會貫通才能進行水利工程文化設計,因此,高等學校要調整教學模式和教學內容,開設水文化必修課,將復合型人才作為培養目標。各級水利主管部門要重基礎,抓長遠,強特色,加大對水文化人才的培養力度,在水文化基地建設、機構設置、研究立項和活動經費上給予適當傾斜。

總之,水除了自然屬性外,還具有經濟屬性、社會屬性和文化屬性。水利工程在發揮蓄水、引水、防洪、灌溉、供水、排澇、發電、航運等效益的同時,還具有思想性、標志性、史記性、游覽性、宗教性、風情性、休閑性和愉悅性,同時滿足人們物質和精神的雙重需求。云南少數民族水文化啟示我們,水文化不是滄桑懷古,更不是粉飾作秀,水文化是歷史的,要有“化”的過程;水文化也是現實的,要有“化”的結果。文化傳承于意識形態之中,形成人文觀念和哲學思維,并產生自覺的實踐和行動。一個地區的生存環境和幸福指數往往不是取決于當地居民的工程技術水平,而更多地依賴于他們人文素養的高低。文化雖然看不見,摸不到,但它是工程技術上的倍比系數,有先進文化支撐的工程技術,其邊際效益的倍比系數就大于1,沒有先進文化支撐的工程技術,其邊際效益的倍比系數就小于1。都江堰、京杭大運河、坎兒井、鄭國渠、靈渠等中國古代的水利工程的背后,無不折射出文化的火花和哲學的光芒。如果當今的水利工程技術更多地融合人文和哲學的精髓,有的工程就可能換一種設計思路,自然界可能就不會被“改造”成今天這般模樣,社會上就不會出現什么“大壩之爭”和“水電開發之爭”了。

因此,各級領導要高度重視水利工程的文化設計,水利勘察設計不能只宥于計算和繪圖能力,還要有反映人與自然和諧的設計思想和設計理念,水文化設計要進規范,進概算,從后臺走向前臺,由軟到硬,由虛到實,以先進的水文化推動和統領水利工作從傳統水利向現代水利、可持續發展水利轉變。

双色球综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