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匯編

毛佩琦:水與中華民族性格形象的塑造
來源: 時間:2013-08-28 00:00:00

 

 毛佩琦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

一、中華民族在利用水和與水的搏斗中生息繁衍

1、多元一體的中華民族,是眾多江河水系哺育的人群匯聚而成的

“多元一體”是人類學家費孝通提出的對中華民族發展形成歷史和中華民族現狀描述 。但是,從人與水的關系的角度而言,也不妨說中華民族是眾多江河水系哺育的人群匯聚而成的。黃河、長江處于核心地區;北有色楞格河、克魯倫河, 南有珠江;東北有遼河、松花江、黑龍江;西北有伊犁河、塔里木河;西南有怒江、雅魯藏布江;東南有閩江。大大小小的水系,孕育了不同的民族文化。眾多的民族,匯聚成中華民族大家庭和豐富多彩的中漢民族文化。

2,中國人對水充滿了敬畏,治水專家被視為民族英雄

水孕育生命,沒有水就會斷絕生命,水太多也可以毀滅生命。因此中國人對水充滿了敬畏。

關于遠古洪水的神話,在世界各地普遍存在。但是中國漢族地區關于洪水的神話傳說,更接近歷史的記憶。洪水造成的災害,人與洪水抗爭,圣人治水拯救生民,人們在治水中表現出的勇氣和智慧,一直是中華文化述說的重要主題。在古代傳說時代,最具代表性的治水英雄,當屬數鯀禹父子。

洪水滔天。鯀竊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殺鯀于羽郊。鯀復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

——《山海經海內經》

禹八年于外,三過其門而不入

——《孟子•滕文公上》

疏河決江,十年未闞其家”

——《尸子》孫星衍輯本卷上

股無胈,脛無毛,手足胼胝,面目黎黑,遂以死于外

——《史記•李斯列傳》

大禹不辭辛勞、為民除害,實際是中華先民治水智慧的典型化。

3、在對水的利用與治理上,中華先民顯示出高超的聰明智慧

李冰治水

古代蜀地稱“澤國”,又稱“赤盆”,澇旱無常。李冰大約在秦昭王三十年至秦孝王之間(前277—前250)為蜀守。他決定修建都江堰以根除岷江水患。他把都江堰的引水口上移至成都平原沖積扇頂部今灌縣玉壘山,以保證較大的引水量,形成通暢的渠道網。

都江堰由魚嘴、飛沙堰和寶瓶口及渠道網所組成。魚嘴將岷江分為內外江,以利航運、灌溉與分洪。飛沙堰用以溢洪排沙,寶瓶口控制內江流量。如此使內江灌區水少不缺,水大不淹(《史記•河渠書》)。

“蜀守冰鑿離堆,辟沫水之害”,

“崖峻阻險,不可穿鑿,李冰乃積薪燒之”,鑿成寶瓶口。

“又開二渠,一由永康過新繁入成都,稱為外江,一渠由永康過郫入成都,稱為內江”。溝通了成都平原上分散的灌渠,形成巨大的渠道網。

“犍尾堰(唐代名)在縣西南二十五里,李冰作之,以防江決。破竹為籠,圓徑三尺,長十丈,以石實之。累而壅水。”(唐李吉甫《元和郡縣志》)。

“作三石人,立三水中,與江神要。水竭不至足,盛不沒肩”。(《華陽國志•蜀志》)

其他:

“導洛通山,洛水或出瀑布,經什邡、郫,別江”;

“穿石犀溪于江南”;“冰又通笮汶井江,經臨邛與蒙溪分水白木江”;

“自湔堤上分羊摩江”等等。

岷江水患被徹底根除。

從此,蜀地“旱則引水浸潤,雨則杜塞水門,故水旱從人,不知饑餓,則無荒年,天下謂之天府”。西漢時,江南水災,“下巴蜀之粟致之江南”,唐代“劍南(治今成都)之米,以實京師”。“坐致材木,功省用饒”。

古代著名的水利家,我們還可以舉出很多名字:鄭國、郭守敬、潘季馴等等;還可以舉出許多著名的水利工程:芍陂、邗溝、鄭國渠、漳水渠;開鑿于隋唐,續開、沿用至明清的京杭大運河,等等。

疏導是根本理念,馴服,不是征服,是順乎水性,尊重自然規律利用是根本目的水是生命的源泉,人離不開水,善于利用,人才能發展開鑿運河運河是人類的創造治水的組織管理治水工程的組織管理是舉國體制漕運的組織管理漕運是維護政府運轉,推進提議和融合的血脈。

二、上善若水,中華民族心理性格的塑造

民族精神、民族性格有許多層面,中華水文化從一個獨特的角度反映了中華民族的心理性格,反過來,中華水文化又影響了中華民族心理性格的塑造。

1,上善若水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無尤。

(《老子》第八章)

2,豪邁之水,黃河之水天上來,大江東去,

3,博大之水,海納百川

4,源頭活水,流水不腐

5,堅韌之水,水滴石穿

6,溫潤之水,潤物細無聲

7,高潔之水,高山流水,心靜似水,潔白如水,情深如水

8,柔綿之水,柔情似水,抽刀斷水水更流

9,情趣之水,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小石潭:下見一潭,全石以為底,潭中魚可百許頭,日光下徹影布石上,皆若空游無所依。往來翕忽,似與游人相樂。

10,災害之水,苦難之水,污穢之水

三,對中國傳統水文化的再認識,是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實現中國夢的題中應有之義。在水文化中所體現的中華民族的勇敢、智慧是不可或缺的的寶貴財富。它不僅可以用來治水,也可以廣泛地應用于國家管理和社會建設。在重建中華民族的自尊心自信心,重塑中華人文心理時,中華水文化可以提供寶貴的營養。

四,江河湖海被嚴重污染,眾多河湖萎縮干涸,中華民族的生存發展環境到了最危險的時刻。水文化要因應新時代、面對新問題,要建立科學的、時代的、前瞻的水文化。為世界水文化做出新的貢獻。

需要新的勇氣和智慧,保證民族不滅絕,更健康地生息繁衍;并為全體人類的進步發展做出貢獻。

備查資料:

芍陂 春秋時(前770-前476)楚相孫叔敖主持修建,又稱安豐塘,位于今安徽壽縣南。芍陂引淠入白芍亭東成湖。與都江堰、漳河渠、鄭國渠并稱為我國古代四大水利工程。

邗溝 春秋(前770-前476)末年,吳王夫差北上爭霸,于前486年筑邗城(在今揚州市),開通邗溝。是聯系長江和淮河的運河,也是中國最早見于明確記載的運河。又名渠水、韓江、中瀆水、山陽瀆、淮揚運河、里運河。邗溝南起揚州以南的長江,北至淮安以北的淮河。

引漳十二渠,是戰國初期以漳水為源的大型引水灌溉渠系。戰國魏文侯時鄴(治今臨西南四十里的鄴鎮)令西門豹創建。建于前411年。

鄭國渠 戰國末年秦國穿鑿,秦始皇元年(前246)由韓國水工鄭國主持興建,約十年后完工。位于今天的涇陽縣西北25公里的涇河北岸。它西引涇水東注洛水,長達 300 余里。

双色球综合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