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訪問水文化官方網站!

重塑湖泊文化 促進人水和諧

        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強調,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必須從中華民族長遠利益考慮,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使綠水青山產生巨大生態效益、經濟效益、社會效益。這一重要指示,彰顯了深邃的歷史思考、寬廣的戰略眼光,為我們處理好經濟社會發展與生態環境的關系,指明了正確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湖北以“湖”得名,素有千湖之省的美譽。作為湖泊大省、水資源大省,湖北的綠色發展,極重要的一個方面是構建新型人湖關系,化“人水相爭”為“人水和諧”。
  推動事物發展的一般規律,是思想領先,輿論先行。自古說,文以載道、以文化人。新時代,也要有意識地通過理念更新來轉換觀念、引導行為。由此,湖北要實現人水和諧,必須重塑湖泊文化,即更新人們對待湖泊的觀念、認識、態度,培育護湖、養湖、愛湖、親湖、美湖的文化價值理念,大力倡導護湖為榮、損湖為恥的社會風尚,引導人們自覺樹立湖泊生態保護優先的綠色發展觀。
  一、湖泊文化現狀
  人類逐水而居,湖泊、河流養育了人類。浩浩湖泊不僅是天然的盛水巨盆,為人們提供不竭的水源,湖泊也是物產豐富的寶庫,為人們提供了豐富的食物及工農業生產原 料。荊楚先民依湖而生,湖水養育了一代又一代濱湖兒女,孕育了一座座濱湖城鎮村落,演繹并形成了厚重的湖泊歷史與文化。荊楚先民也用勤勞智慧改造自然,筑堤束水,拓展生存空間,“納移民、墾垸田、上產量、輸米糧”,逐漸創造了“湖廣熟、天下足”的富 庶家園。
  江漢平原湖區是楚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核心區。考古發掘發現,在長湖周邊,聚集了大量的古文化遺址和古墓葬群,如屈家嶺、石家河文化遺址、鳳凰山舊石器古墓群等。其他湖區,也有先民留下的眾多歷史遺跡和人文景觀。
  對湖泊進行能動開發利用,使湖泊盡顯物產和充分發揮灌溉、航運、供水以及調節洪水等方面的功能,加倍地造福于人們,這是人類進步發展的體現。但是隨著人口膨脹,迫于生存壓力及受錯誤思想指導,近現代出現了對湖泊過度開發與占用的問題,伴生出落后的、違反科學的、違背自然規律的湖泊文化。其存在及表現如下:
        一是湖泊開發上,重圍墾,輕調蓄。最突出的,是“以糧為綱,向荒湖要糧”。在“土、肥、水、種、密、保、管、工”的“農業八字憲法”中,水擺在第一位,可以說是生命之源。但近百年來,盲目地、掠奪式地圍湖墾殖,對湖北省湖泊造成重大影響。據資料記載,20世紀50年代,湖北有百畝以上的天然湖泊1332個,僅僅半個世紀的變遷,目前僅存755個,減少了將近50%。因湖泊調蓄功能減弱或喪失,豐水期,大面積的湖田漬澇成災,寶貴的淡水資源花盡人力物力財力大量被白白排擠到江海,一到歉水時又遍地找水,搶水抗旱。
  二是湖泊利用上,重經濟養殖,輕水體保護。“家家挖口塘,勝似十畝糧”。為了快 速致富,上世紀80年代后,水產養殖大行其道。雖然大規模圍湖造田的情況得到了有效控制,但新出現的圍湖養魚與攔網養魚,讓部分湖泊逐漸失去了湖泊湖盆形態和湖泊調蓄功能,以及符合生態自然的“人放天養”養殖功能,且由于投肥投飼料喂養,直接導致湖泊污染水質持續惡化。
  三是湖泊管理上,重權益、細分割,輕整體、輕統籌、輕共享。“公共資源,各占一段;利來我要,有害他管”。一個湖泊,一個小流域,就是一個小系統,上下游、湖兩岸,如何共管、共享、共贏?現狀是,邊界分明,各自為政,有利益時八方伸手,出現侵占、填埋、污染等等問題時互相推諉,投告無門、治理無道。
  四是湖泊保護上,重口號、輕實施,重眼前、輕長遠。湖北省在全國最早出臺湖泊管理法規,武漢等地近些年出臺的條例、規定不計其數,政府和社會民間組織采取的保護行動接二連三,但有的天然湖泊消失、一些湖泊大幅萎縮、眾多湖泊污染加劇的狀況,并沒有得到根本的扭轉。特別是城中湖和近郊湖泊,屢屢變小甚至消失,令人痛心疾首,卻又無可奈何。
  攤開江漢平原四湖流域地圖,著名的四湖中,三湖和白露湖已經消失了,僅剩的長湖和洪湖,亦是面積銳減。
  寸土寸金的武漢,是填湖造城的重災區。上世紀80年代以來,武漢湖泊面積減少228.9平方公里,近100個湖泊人間“蒸發”。不少地方,有湖名,卻無湖泊。
  違反科學、違背自然規律的湖泊文化帶來的危害有多大?以曾“四處野鴨和菱藕”“怎比我洪湖魚米鄉”的湖北省最大的湖泊——洪湖為例:近幾十年來,由于重圍墾、重養殖、重開發、重眼前利益,洪湖地區出現了對湖泊的非法侵占和過度開墾,致使湖泊水面縮小、調蓄功能下降、水質污染、動植物種量減少、水生態環境惡化等問題日趨嚴重。一是湖泊水面縮小,抗災能力減弱。建國初期,洪湖水域面積735平方公里,2012年經“一湖一勘”調查,確認洪湖多年平均水位時面積為308平方公里,湖面縮小了50%以上。由于調蓄功能下降,1980年以來,洪湖地區出現了典型的6次洪澇災害(1980年、1983年、1991年、1996年、2010年、2016年)和2次干旱災害(2000年、2011年)。二是圍網養殖過度,生態日趨惡化。洪湖漁民攔網養殖的“創新”一度作為先進經驗在全省、全國推廣。但過度的圍網養殖、人工投餌,不僅影響湖面觀瞻,洪湖水“浪打浪”變成了“桿打桿”,而且使水體透明度下降,底層植物死亡,水體自凈能力喪失。近年來,每年養殖入湖餌料總氮、總磷分別達到840噸、420噸,消耗黃絲草、輪葉黑藻、金魚藻超過1萬噸。洪湖水生植物由過去的158種下降到現在的98 種,水草覆蓋率由98.6%下降為零星水域有水草。洪湖棲息的水鳥由原來的167種減少到現在的63種,鴻雁、灰雁、豆雁等雁屬鳥類由大眾變成稀有物種,天然魚類品種大大減少。三是管理體制不順,水質污染嚴重。大量的工業廢水、生活污水、化肥農藥殘留水體等超標排入湖泊,以及湖泊水產養殖的無序過度,導致近年監測結果表明,洪湖水質為三類至五類,局部區域水質出現劣五類,水華現象時有發生。而目前各自為政的管理體制,尚不能有效管理保護洪湖水生態、水環境。洪湖的管理復雜,參與涉湖管理的有水利、水產、林業、公安、環保、航運等部門,如水利部門負責防汛抗 旱及水資源調度,環保部門負責水污染防治,林業部門負責水產養殖、生態保護、航運 旅游。現狀是管堤防不管水面,管水面不管水質,管水質不管功能,湖泊的保護和可持續利用缺乏聯動機制。
        對于洪湖生態環境的保護,湖北省荊州市委市政府和當地黨委政府高度重視,近年來逐步采取“拆除網圍、漁民上岸”、“人放天養,捕撈生產”等有力措施,在保護洪湖生態、打造人水和諧的征途上邁出了堅實的步伐。
  歷史沿襲和形成的文化背景,會對人們的實踐行為產生深遠影響。在“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新形勢下,千湖之省迫切需要構建新的湖泊文化。
  二、洪澇災害敲響警鐘,新湖泊文化建設刻不容緩
        2016年夏天,湖北出現特大洪水,帶來嚴重洪澇災害。主要中小河流倒水、舉水、漢 北河、澴水、府河、府澴河、大富水等7條河流水位創歷史記錄。洪湖、梁子湖、斧頭湖、長湖、汈汊湖等五大湖泊同時長時間超警戒,梁子湖、長湖水位屢創新高、超歷史紀錄。主汛期,全省被動和主動分洪的河、湖民垸超過250個,增加調洪面積170萬畝以上。而其中,尤以梁子湖破垸分洪受人關注。
  在汛情嚴峻的時刻,湖北省委、省政府慎重考慮,決定同意省防指的破垸分洪建議,對梁子湖的牛山湖、擋網湖、愚公湖實施破垸分洪,同時永久性退垸還湖。2016年7月14日晨7時,持續3.5秒的爆破,把牛山湖與梁子湖的隔堤炸開。牛山湖分蓄洪水5000萬立方米左右,梁子湖的危機隨之緩解。作為分洪的代價,牛山湖垸 1658名居民淚別家園。這種應急的破垸分洪,實為一種無奈的兩難決策,但同時又是一種富有遠見卓識、富有道義擔當的歷史性作為。“人行人道,水行水道,人水相生,永續利用”。這一事件,應該作為新湖泊文化建設的一個重要關節點,載于史冊。
  災后反思,是我們經濟建設快速發展過程中,忽視了人水和諧的考慮,留下了長遠隱患。痛定思痛,建設新的湖泊文化刻不容緩。
  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了“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習近平總書記也多次指出,“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推動綠色發展”,“要金山銀山,更要綠水青山”。落實“五大發展理念”,要求我們轉變觀念,構建重生態、重協調、重共享、重和諧 的湖泊文化,要求對湖泊功能進行再認識,處理好發展與保護的關系,做好退垸還湖與湖泊生態治理工作。
  洪澇造成的損失是重大的,帶來的教訓是深刻的。在武漢,內澇取代洪水,成為這座城市2016年汛期最大痛點。2016年7月上旬的大雨,導致聚居數十萬人口的武昌南湖片區發生嚴重漬水。交通被迫中斷、市民有家難回。風華天城等地勢低洼的社區,雨停10天后仍泡在水中。30年前,南湖片區人煙稀少,基本由濕地、溝塘和湖面構成。今年發生嚴重內澇,泵站抽排能力不足是一方面,填湖造城更是重要原因。那些被填占、圍墾的湖泊,一個重要功能就是蓄洪納漬。湖泊被填占,調蓄能力大大降低。一旦出現較大降雨,洪水沒有出路,便會侵蝕陸地。
  湖泊的調蓄功能,也影響到江河防汛。過去,江和湖是連通的,很多河流原本是流向湖泊,通過湖泊調蓄以后再流入長江。但現在,越來越多的河流直接流入長江,湖泊變成了大水塘,匯水容積大大縮小。
  以人為本、人水和諧,是新湖泊文化的核心,要求人們在經濟活動中最大程度地尊重人、尊重自然,相關的人們可以科學、合理、因地制宜、因時制宜地正確選擇生存生活方式,而不是把權利、金錢,放在第一位。從這一文化理念出發,遵循自然規律,根據生態功能特點,合理開發利用湖泊濕地資源,維護湖泊調蓄功能與建設良好生態環境,就可能做到相趨一致,使人與自然界和諧共處。由此,大到權力管制的體制如何改變,小到漁民是否“一刀切”上岸,都可以從長計議,并得到妥善處置。
  湖北的發展史,可以說是一部治水、治湖史。在我們已解決溫飽問題并正在邁進全面小康社會的新階段,必須牢固樹立“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新理念。隨著經濟的持續發展,我們當下也完全具備“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物質基礎。湖泊只有保護好、管理好,才能源源不斷地向人們提供可更新的、可持續的自然財富。誠然,湖泊經濟綠色發展,不能急功近利,保護環境亦需要持之以恒。實現“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轉變,需要定力與毅力,更需要擔當和勇氣。
  三、重塑湖泊文化,構建新型人湖關系的具體措施
  (一)重塑重水、親湖、民本、人水和諧的湖泊文化,加強教育、傳播、普及并爭取 深入人心
        以往,我們說到水,是生命之源、生活之需。近年,習近平總書記更是說到,水是萬物之母、生存之本、文明之源。黨委政府及相關部門要依據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的“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把湖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位置,在全省征集科學的、先進的、健康的、大眾化的湖泊文化口號,進行廣泛宣傳,持之以恒,使之家喻戶曉,深得人心。在人們頭腦中營建新的理念,這是一項力量巨大的隱形工程,是一項基礎性的工作,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只有人人自覺意識到重要必要的的東西,才有自覺的行動和不懈的奮斗。
  (二)加強湖泊生態文明的宣傳教育
        湖泊是大自然的璀璨明珠,是人類的親密朋友。要通過各種途徑,加強湖泊保護的宣傳和教育工作,增強公眾湖泊保護意識,建立公眾參與的湖泊保護、管理和監督機制。從娃娃抓起,讓湖泊文化、湖泊教育進課堂。新聞媒體要進一步加大力度,宣傳湖泊保護法規條例,開展湖泊保護公益性宣傳,倡導促進環境友好的生活方式,引導人們珍愛湖泊、善待湖泊,并發揮好輿論監督作用。要鼓勵社會各界、非政府組織、湖泊保護志愿者參與湖泊保護、管理和監督工作。鼓勵民間資本投入湖泊保護。各級黨委、政府對保護湖泊成績顯著的單位和個人,應當給予表彰和獎勵。
  (三)更大力度推進退垸還湖,趁勢建立新型湖泊文化與人水關系
        從湖泊圍墾與退田、退垸還湖,反映了人地關系的演變。實施退垸還湖措施,是根治水患、還湖于民、還湖于史、還湖于未來的謀遠之舉,有利于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實現經濟社會的綠色發展、可持續發展,長久造福于廣大人民群眾。湖泊生態治理修復,退垸還湖是前提。把侵占的湖泊還回來,把分割的水面連起來,重現大湖風光、夢里水鄉。人退湖進,以民為本,進一步達到重湖親水,人水和諧,反映的是人與湖泊關系理念的提升。
  (四)嚴格執法,逐步徹底解決一些老大難問題,有利于新湖泊文化文明的推行和鞏固
        2012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湖北省湖泊保護條例》、2014年7月1日實施的《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條例》,都必須得到有效有力的嚴格貫徹執行。如梁子湖是目前我國保護最好的內陸淡水湖之一,是大武漢的備用水源。但圍欄養殖成為梁子湖的最大污染源,拆了又圍,圍了又拆,至今也沒有完全解決。保護湖泊,必須再加力度,鐵腕執法。否則,“破窗”效應明顯,治理了的容易出現反彈,對新型湖泊文化文明的推行和鞏固是極大的沖擊。
  (五)理順體制,建設一批湖泊生態文明示范區,大力弘揚新湖泊文化文明
        要像重視建設經濟開發區那樣,推動湖泊生態文明示范區建設,建設一批國家級、省級湖泊生態文明示范區。利用湖泊生態資源與歷史文化,發展好生態農業、生態水利、生態漁業、生態林業、生態文化旅游業等各項產業。有了這些示范區作載體,新湖泊文化文明的建設就有了穩固的根基。同樣,有了這些載體作示范,新湖泊文化文明就能得到大力弘揚和全面落實。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双色球综合走势